新新自然療法-動物治療法

許多人第一次聽到動物療法都不懂, 到底是醫療動物還是醫療人? 動物治療法其實就像其他的自然療法如音樂療法一般, 是醫學界最新的一種嘗試。 在美國已有一段時間,歐洲則是瑞士為動物醫療法的先驅, 近一兩年來才組織成軍, 開辦課程, 籌備專業人才。

國內對待動物的方式,通常可分二種, 一種是極愛動物的人, 自己做爛好人, 看到流浪動物心生不忍, 養了一隻就無法看第二隻受苦, 結果變成收拾社會負心人的爛攤子, 自己也無法跳脫自拔, 到最後不是憤世忌俗, 就是憂鬱終身。 第二類型的人, 就是討厭動物的人, 對流浪狗有莫名的恨, 把流浪狗視為眼中釘, 對動物非常有敵意, 這可由社會新聞中時常出現的虐傷動物事件中可見一斑。 這兩種極愛及極惡的極端類型的人, 他們對動物都有一種難以解釋的心理情結, 出之於大愛使自己身心受煎熬與出之於厭惡而非置之於死不可的變態行為, 都對人的身心有極大負 面的影響。不過由此也可以大致看出, 動物在我們的社會中其實有一定程度的角色, 我們人不知不覺都會受到周遭動物的影響。 由此發展出來以動物為治療的方式, 就是透過動物與人之間個人性的互動親密關係, 造成對人身心的平撫作用, 使心臟血管疾患得以紓解的一種醫療嘗試。 對精神科疾患的患者, 動物治療的療效就更為顯著, 尤其對於一些自閉症或憂鬱性疾患的患者, 動物醫療有醫藥所難以替代的復健功能。 對於社會功能欠缺的精神疾患, 動物療法將是二十一世紀醫學界以醫藥為導向的趨勢外, 尋求的最新另類療法。

目前歐美的臨床研究顯示, 人與動物的這種個人與個別性建立的互動模式, 其程度與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有某種程度的相似性。 如人與人互動發展出的信賴關係, 友善感情的表達, 愛的付出, 被愛的需要, 在人的成長過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進而塑成人的自尊心與人格的建立。 同時, 動物與人的互動模式中, 除了發展出有類似人與人互動的關係模式外, 另外它也發展出不同於人與人之間互動的模式。 至今, 人之於人, 與人之於動物, 它的關係與差異性, 正是現今科學界最大的謎底。

在人類的發展中, 由嬰兒期完全未社會化前的狀態, 是近似動物原始的本質。 在人的社會化過程中的各項元素, 嬰幼兒相對動物的相似性更甚於成人。 他們共同原始的本能與非語言的理解能力, 使他們能互相理解溝通。 這樣的理解, 就是一種溝通的管道, 卻是社會化後常人逐漸喪失的。 對於現今醫藥無能為力的社會功能欠缺的病患, 動物原始本能與人類初始狀態相近, 動物醫療成為精神科臨床的另類醫療, 將可以想見。

科學家更發現, 兒童或青少年的成長, 若有動物相伴成長, 將促使兒童在合群的關係上,有正面的發展。 在兒童個性的塑成中, 有動物相伴的兒童, 性格較開放, 人際關係較好, 較少有暴力傾向。 有同伴動物的青少年對有問題出現時的容忍度較高, 較有幸福感。 美國的精神科的臨床個案報告中, 曾出現自閉性兒童, 對特定動物 (貓與兔子) 有親蜜關係的建立。 自閉性疾患的暴力傾向在有個人互動關係的動物身上不曾出現, 並且患者主動擔任照顧動物的類母親的角色, 負責餵食及清理排泄物。 這樣的結果, 不得不讓醫學界大吃一驚。 在具體的醫療數據中, 動物療法可讓血壓降低, 穩定三酸甘油脂值, 狗的飼主更有減少看家庭醫師的次數, 或減輕以往的一些神經性方面的症狀, 如較少頭痛, 失眠, 等症狀。 心理層面, 有同伴動物者, 較少有寂寞感。 在社會功能方面, 有同伴動物者個性較開朗, 較為人所接受, 促使兒童人格正性的發展, 如信賴關係、尊重生命、愛的付出, 與回饋, 責任心的培養, 都是成長過程中非語言的學習。 一個健全的人格建立, 除了語言的學習外, 非語言的初期關鍵發展, 常在現代的家庭中因雙親忙碌了而被忽略, 如能藉由兒童與動物的良好互動關係, 讓兒童的同伴動物, 取代現今貧乏的視聽媒體暴力的污染, 將有助於兒童的人格發展。 同伴動物對人類人格與醫療的價值, 將為現代心理學及醫學界呈現全新的切點, 發展新的紀元。

劉威良 身份證字號: XxX
德國精神科護理師
Max-Schott-Str.12
85057 Ingolstadt
Germany